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博物館動態  >  內容頁

紀念北京人民藝術劇院建院68周年云展覽之三

2020-07-02 14:40:10 作者:佚名 新聞來源:本站原創

分享到:

構筑藝術殿堂

取古今中外鑄舞臺經典

承民族風格建藝術殿堂




構筑國家級藝術殿堂



構筑北京人藝這座藝術殿堂的經驗是:始終全面貫徹黨的文藝方針,大力促進劇院藝術生產的繁榮;志同道合干藝術,敬業奉獻建劇院;領導集體團結穩定,藝術核心開明進取;制定規章制度,嚴格劇院管理;穩妥推進改革,增強劇院活力。

——刊于《光明日報》第15378號

1992年1月6日

《光明日報》刊載中共中央辦公廳調研室發表文章《構筑國家級藝術殿堂的成功之路——關于北京人民藝術劇院的調查》


1952年,北京人藝在四位創始人的帶領下,團結一心,嚴謹治藝,為建設新中國的話劇藝術砥礪前行。從《龍須溝》奠定現實主義基礎,到1959年《雷雨》《日出》《駱駝祥子》《蔡文姬》《帶槍的人》《伊索》等八部大戲國慶獻禮演出,北京人藝藝術風格逐漸形成并向前發展,比肩世界一流劇院的目標漸趨臨近。


1978年,重現北京人藝演出風格的原創劇目《丹心譜》被搬上舞臺,標志著北京人藝進入了新的發展時期。在新時期里,北京人藝秉承著“駱駝坦步,龍馬風神”的精神,順應時代、革故鼎新、繼承發展、博采廣納,使舞臺呈現更加多元璀璨。


拉開大幕,不忘初心。北京人藝用一部部劇作、一臺臺演出,構筑起一座話劇藝術的殿堂!


“出好戲,出人才,出理論,這是何等氣魄!”

——曹禺


1982年曹禺在審閱劇院改革方案時如是說。這句話既是對北京人藝前30年的總結,更是對往后發展的期許!北京人民藝術劇院之所以能成為國家級藝術殿堂,雖原因很多,但最直接的無外乎就此三條。


>>>>出好戲

新時期,北京人藝在堅持現實主義的基礎上,繼承和發展人藝風格,借鑒吸收其它戲劇觀念、戲劇流派的優點長處,拓寬創作思路,豐富上演劇目,增加表現手法,既上演了一大批反映時代精神、唱出人民心聲的現實主義作品,又在舞臺上呈現出各種各樣的探索性劇目。

>>>>出人才

北京人藝始終把劇目視為劇院發展的生命線,把劇本創作當頭等大事來抓。一方面與劇作家保持廣泛而緊密的聯系,團結他們為北京人藝提供優質劇本,歷史上就曾有郭沫若、老舍、田漢、丁西林等為代表的一大批作家的作品在人藝舞臺上綻放光彩。另一方面也注重院內作家隊伍的建設和培養,以郭啟宏、李龍云、劉錦云、何冀平、王志安、藍蔭海、劉厚明、梁秉堃等為代表的專業團隊,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創作出一大批反映人民生活和情感、深受觀眾喜愛的作品,并獲得“小作協”的美稱。


把北京人藝建設成學者型的文化劇院,是劇院創始人的夢想,也是幾代人藝人的追求。為了實現這一目標,劇院在人才培養和理論建設方面投入了巨大的熱情和精力。先后開辦了7期表演學員班、2期表演本科班(與中央戲劇學院合辦)、2期舞美學員班、1期舞美本科班(與中國戲曲學院合辦),同時也向社會廣納英才,建立起了一支專業化的藝術創作隊伍。

>>>>出理論

從建院之初,劇院既重視經驗總結,又注重理論建設,設立專門部門來收集整理藝術檔案資料,總結、研究和出版理論書籍。積極舉辦學術研討會,廣邀戲劇界、學術界及廣大戲劇愛好者齊聚共話,促進劇院戲劇研究水平的提高和藝術體系的發展。為了構筑起高水準的藝術殿堂,緊抓藝術創作,傳承嚴謹的治學精神和人文素養。


繼承發展 再創新高

新時期,社會生活和文化結構發生重大變化,戲劇舞臺曾一度受到沖擊。北京人藝經過反復研究論證,堅持變與不變相結合,在藝術生產規律、專業化管理方面順應時代,繼承和發揚劇院藝術風格和優良傳統,求新求變。立足現實主義,堅持民族化探索,創排了一批古今中外的優秀劇目,為豐富人民群眾的精神文化生活,促進社會主義文藝事業繁榮發展增光添彩。


新時期國外劇目巡禮北京人藝的發展道路上,一直保持開闊的眼界,放眼于世界戲劇,汲取外國優秀劇作的優點為我所用。改革開放以來北京人藝排演的外國劇目不勝枚舉,其中不少經典劇目已成為人藝風格的重要組成部分。代表劇目有:《慳吝人》《請君入甕》《智者千慮,必有一失》《貴婦還鄉》《屠夫》《推銷員之死》《洋麻將》《上帝的寵兒》《嘩變》《油漆未干》《大將軍寇流蘭》《哈姆雷特》《六個尋找劇作家的劇中人》《萬尼亞舅舅》《人民公敵》《櫻桃園》《玩偶之家》等。


2013年11月,俄羅斯莫斯科藝術劇院導演弗拉基米爾 · 彼得羅夫在北京人藝排演《六個尋找劇作家的劇中人》



新時期國內劇目巡禮


新時期,北京人藝在繼承和發展現實主義風格與話劇民族化方面進行了新的嘗試和探索,排演了一批有中國氣派、民族審美、反映社會百態、觀照民生的戲劇作品。


>>>>深入生活?潛心創作

1986年7月《狗兒爺涅槃》劇組赴昌平高崖口鄉體驗生活

2005年6月《白鹿原》劇組主創赴西安東郊的白鹿原體驗生活

2012年7月《甲子園》劇組在北京香山愛心護理院體驗生活

▲《名優之死》


繼承發展?戲比天大


>>>>獨具特色?匠心營造

《天下第一樓》道具

《天下第一樓》舞美設計圖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窩頭會館》道具



小劇場話劇的開創與探索


在社會思潮逐漸多元的大背景下,北京人藝著手進行了新的戲劇嘗試。1982年7月15日北京人藝原創話劇《絕對信號》開始排練, 11月1日正式演出, 開創了中國小劇場話劇先河,被稱為中國小劇場戲劇的開山之作。


>>>>實驗戲劇的先河

《絕對信號》在表現形式上吸收了西方現代派的戲劇手法,突破了傳統話劇的時間結構,拓寬了戲劇表現的空間,探索了新的戲劇和舞臺觀念;促進了西方實驗戲劇、小劇場演出在中國的突破和發揚。


>>>>探索與發現

小劇場話劇,總讓人聯想到“實驗”、“先鋒”和“新穎”的形式,但這并不等同于嘩眾取寵、拼湊解構。北京人藝在發展小劇場話劇的道路上始終堅持創新、探索、實驗、發現,從《絕對信號》至今,北京人藝共創排了經典、原創小劇場話劇近五十部,旨在為觀眾帶來震撼其心靈獨一無二的時刻。


小劇場戲劇就是一座‘夢工廠’,它為導演提供了展示創新和探索精神的舞臺。許多實驗劇場都在這樣的場館舉行。若想真正了解中國的舞臺劇,就不能不看小劇場。

——任鳴


>>>>“造夢”空間為適應話劇形勢的發展、培養人才、開辟一個新的演出陣地,北京人藝先后建成了北京人藝小劇場和實驗劇場。作為北京最早建立的小劇場,這里見證了許多代表著先鋒、實驗色彩的小劇場戲劇的誕生,林兆華、任鳴、孟京輝以及眾多戲劇導演的作品都曾經在人藝的小劇場里被觀眾熟知,既是當時也是現在最具票房號召力的小劇場之一。


1993年2月劇院決定將首都劇場南邊老食堂改建為小劇場

1995年11月劇場落成并投入使用,命名為“北京人藝小劇場”。由劇院排演的美國劇作家薩姆?謝潑德創作的《情癡》在此公演


2008年因設備老化小劇場停止使用

2018年10月擴建整體規劃小劇場正式拆除


2002年9月劇院研究決定將首都劇場三樓改造為第二個小劇場,同年11月,命名為“北京人藝實驗劇場”

2003年3月北京人藝實驗劇場落成并投入使用,《我愛桃花》首次公演



現在我們看一個劇團辦得如何,主要仍是看它演出了一些什么劇目,質量如何,是否經常在演出。可見劇目永遠是評價一個劇院(團)辦得好與差的主要標志。


我們制定劇目計劃是從四個方面來安排的:一是現代戲,包括外國現代戲;二是“五四”以來的優秀劇目;三是新創作的歷史劇;四是外國古典名著。這樣安排就容易體現以現代劇目為主、百花齊放、豐富多彩的劇目方針。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趙起揚


北京人藝戲劇博物館設計制作

展覽圖片來源北京人民藝術劇院未經授權請勿使用






亚洲国产欧美日本视频